【叶翔】菊花

摘要不给看摘要不给看摘要不给看摘要不给看摘要不给看摘要不给看摘要不给看摘要不给看。

弧好久了,网络段子扩写,其实就是一篇命题作文,ooc注意。










“小事情⋯⋯我觉得菊花好养~”

叶修提着刚刚买的两条烟,路过楼脚的烧烤摊正准备回兴欣的时候,突然听见熟悉的声音喊着他熟悉的人名说着一句让人脸红心跳的话。

脸红心跳个鬼哦。

叶修险些一个踉跄摔跤。

“咕噜⋯⋯孙翔,我觉得还是仙人掌更好养吧,而且绿色看着比较舒服一些。”肖时钦端起桌面的茶水抿了一口艰难的下咽,尽量让自己保持正常心态回应对方。

“是吗,仙人掌更好吗,不小心扎到手怎么办?”孙翔苦恼的抓抓头发。

他搞不懂那些花花草草,反而他家老爸喜欢,梅兰竹菊都养了一些,不都是浇浇水晒晒太阳,他只是觉得菊花相比其他,比较好看而已。

“哎呀麻烦死了,经理干嘛不找苏沐橙?”说完又大口大口继续嚼桌面上的食物。

叶修走进,发现正是嘉世的现任正副队长坐在街边大排档撸串,踩着拖鞋就凑了上去。“哟,真是巧啊,讨论什么呢?”叶修也不客气,拉开凳子坐在两人的旁边,“孙翔大大,你刚刚说什么菊花好痒?”

“噗⋯⋯”肖时钦含在嘴里的那一口茶水最终还是呈现放射状喷了出来。

“哼!”巧个屁,你谁啊不认识你。

说声抱歉肖时钦抽出纸巾擦拭嘴角,开口道,“叶神,出来买烟呢?”

被询问的人点了点头,肖时钦又接着说,“陶经理让我们给战队添点活力,所以在纠结要不要养点植物养什么好。”

叶修立马接话,“不错嘛,添点活力也好,我们兴欣也可以考虑考虑养点植物,我也觉得菊花好养!”

“噗⋯⋯”某人喷了第二口。

这边,表示关心叶修向肖时钦询问关于嘉世和队员之间的一些问题,比如习不习惯什么的。

这边,叶修的存在让疏于社交的孙翔感到不适,他在小矮凳上扭来扭去。

叶修视线转向孙翔,他觉得好笑,“你难道菊花痒吗?”

呃,糟糕了,脱口而出。

“⋯⋯对,养,明天就去养。”孙翔显然没料到叶修突然跟他说话,戒备的抿了珉唇,不情不愿才回他,要不是叶修的话里透着一丝鄙夷,他才不想理他。

敢看不起我?

叶修解释,“我没说让你养菊花。”

孙翔龇牙,“我偏要养!”

⋯⋯⋯⋯

坐在旁边的肖时钦看向斗嘴的二人,推了推眼镜把桌面的烤肉串递到叶修面前。用男人的方式无声的示意他,不可以再调戏孙翔了,你的语气太飙汗了。

总而言之就是叶神你赶紧闭嘴吧。【划掉】


翌日周末,孙翔和肖时钦两人到了花鸟市场,在肖时钦的强烈要求下,孙翔才同意向店家订了几颗幸福树的单子,每棵都两米来高,放在训练营里特别大气上档次的那种。

按照孙翔说一不二的性格,回去的路上两人又计划饶到花店里挑选一株菊花。

养花的男士很少见,养菊花的两位男士就更少见了,女店长看见两位酷酷帅帅的年轻人来买菊花心中万匹草泥马奔过,你别激动我们不是给。不过良好的职业道德使她从来不深究别人的私事,偷瞄几眼便向一头雾水的孙翔推荐了高颜值的非洲菊。

小株的植物付完钱就可以直接抬着回去。小花似乎深得孙翔心,一到宿舍孙翔迫不及待拿出手机给花拍了照片发微博。

于是这一段时间,其他职业选手的微博大部分都是生活照或者队伍比赛战绩,只有孙翔的内容清一色是在晒花。

搞得好多人都以为这其实是苏女神养的,孙翔这是在无形中撒狗粮。

偶尔孙翔和肖时钦外出开小灶的时候也会遇上叶修出来买烟,孙翔就装作不经意间向肖时钦透露那棵花被自己照顾的多好,开的多好看。

一副“养花对本少爷来说完全是小case”的表情,叶修也不多言,继续夸他使劲夸他。


时间总是过得快,第九赛季的季后赛进行了一半,嘉世的下一次比赛正好对上三零一主场,苏沐橙肖时钦收拾着东西,孙翔却突然不见了身影。

与此同时,兴欣网吧里未来的几位职业选手无耻的在网游里虐菜,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啊。”陈果吼了一大声。

陈果坐在二楼门口柜台里,起身打开门才发现一只浑身洋溢着淡菊幽香的大型生物站在那,情况很特殊,看这装备陈果感觉来者不善。

孙翔捧着菊花来干嘛?

“你来干嘛?”叶修从陈果身后探出脑袋,替众人问出疑问。

“找你有事。”孙翔别扭的粗声粗气道。

此话一出,众人惊讶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孙翔主动来找叶修?真是见鬼了。

叶修走向孙翔一块出二楼训练室,“说吧,什么事?”顺便关上了门。

孙翔瞥了一眼长长的花茎,满脸不耐烦但有求于人于是拉下脸来,闷着声轻哼,“叶、叶哥,明天我们和三零一打,现在我把花交给你,你能帮我好好照顾它几天吗。”

“⋯⋯”你叫我啥。

“问你这种小忙你也要想半天?”

“不是,咳咳咳,我帮⋯⋯”

“你”字被孙翔没耐性打断,他把花盆往叶修空着的手里一塞——

“要是被你弄死了的话我一定会把你打成猪头。”

好蠢!

叶修在心里暗笑,孙翔骂人的话还真的是远古,猪头?他初中毕业就没在用过这个词了。

“放心好了,我会帮你照顾好。”

得到答复,孙翔心满意足。

刚想要离开,蹲在楼梯口的围观群众迅速闪出来,朝孙翔招了招手,示意他留下。

身后的包子跑上前,他刚刚看到孙翔抱着花出现的时候就不淡定了笑的肩膀一颤一颤的。这个射手座怎么这么搞笑,他第一次看见个纯爷们摆弄花草。

“孙翔妹妹,你这菊花真好看~哈哈哈唔~”

“滚,谁是孙翔妹妹!”

至于魏琛,纯属娱乐想逗逗孙翔,于是拍大腿,露出充满知性和内涵的危笑站起身走到孙翔跟前。

他用手肘撞向孙翔,“翔儿你这招真高明传说中的托物言志,够大胆够热情,年轻有为啊,老夫佩服佩服。”

包子不解,“魏老大,拖什么物盐什么痣?”

“嘿嘿,菊花呀,这叫为心爱之人主动献身,包子你学着点啊。”魏琛回答包子,挤眉弄眼开黄腔,节操对他来说又不值几个钱。

“哦~~嚯嚯嚯,孙翔还是你厉害。”大拇指竖起来。

孙翔倒是没接话,他显然还在对魏琛包子突然凑过来的热情劲不太习惯,静默良久,才询问,“什么意思,什么主动现身,我就是过来让叶修帮我照顾菊花有什么问题吗?”

纳尼!

某人一脸不喑世事的无辜模样成功让在场的各位大吃一惊。

魏琛惊呼,“献出菊花啊?你不懂?”

“不懂⋯⋯”

“那爆菊啥意思清楚吗?”

“不清楚⋯⋯”

天啊!魏琛好想捂着眼睛对着天空咆哮一声,我选择狗带。

他也确实这样做了,魏琛左手按压着自己的右胳膊夸张的后退,“嗷~二翔你快走,我体内的洪荒之力快控制不住,我担心误伤你。”

包子也因魏琛的调侃憋笑破功,“哈哈哈哈哈哈。”抱着肚子笑倒在地。

乔一帆在一旁胆颤心惊的提醒他,“魏琛前辈,你话太多啦。”

反观叶修淡定无比的把捧着的植物放到一边,垫着脚【不是!】勾住孙翔的肩膀,打算把他带离这群神经病,“别理他们,走走走我送你回去。”

孙翔不依不饶的挣脱,“他们到底在说什么,菊花有什么含义吗?”

“高雅廉洁的象征?”

“那干嘛还要笑我!!!!”

“呃⋯⋯”

一直没等到孙翔回来,肖时钦发现状况不对才匆忙赶到兴欣。场面似乎太过于混乱,左瞅瞅兴欣众人一个二个哄笑成一团,右瞧瞧孙翔目光呆滞站在原地,谁让他独自过来的,不知道兴欣的人都是些深藏不露的大心脏吗。

“叶神,你们又怎么招惹孙翔?”

“没事,大家就是和小朋友聊聊天呢。”

放肆的大笑声依旧从身前的重灾区传来,肖时钦按着太阳穴,看着某个因为一句“小朋友”就全身开始冒黑气的小孩,似乎对这个称呼很不满,他还瞪着叶修发呆,那副打不过默默吃瘪的样子肖时钦说不出的郁闷。

他想拉回他的注意力,“孙队长,走了,把菊花交给叶神我们还要出发去车站。”

是哦,小事情这话提醒了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

“魏琛前辈,你快告诉我你刚刚说的爆菊到底什么意思!”他突然想起来网游里经常有人这样说过,感觉像是骂人的话。

这时叶修一脸正色,“孙翔。”

“干嘛?”声音大很拽吗?

“赶紧跟小肖回去,你一处男别再和魏琛他们废话了。”

“⋯⋯”

孙翔闻言闭嘴了。

一个打游戏狂热的19岁的小青年,进入职业圈前加上网游里的情缘谈过的恋爱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这位同志的恋情通常还没开始就已经夭折,然而这都不算最丢人的。

最丢人的事,是女朋友和他分手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在被问出到底是喜欢游戏还是她的时候孙翔毅然选择了前者。

知道这些事的7期损友已经笑了孙翔无数次。有什么好笑的,你们这群笑我是处男的单身狗都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另一边的这一坨人同样也蜜汁失声。孙翔握着拳头眼睛要喷火,完了完了,孙翔好像挺生气,望向叶修全都透着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这也不全是我的锅吧,叶修头疼,默默在心里起草道歉用的开场白。他原本琢磨着怎么转移孙翔的注意力,让他别再继续这个问题,现在更好,似乎踩到这小少爷的尾巴了。

叶修抬手一挥,表示你们吃瓜群众哪凉快哪待着去。

透着威胁性的手势让在场的都看在眼里,撇撇嘴一大坨人连同肖时钦相互簇拥着返回屋里,把空间留给像是不会有共同语言的两人。

“我刚刚⋯⋯”

“你刚刚⋯⋯”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愣了愣,孙翔急忙抢先一步,“你们刚刚是不是都在笑话我!”

叶修无奈扶额,“你怎么会这样认为?”

“那你让我别和魏琛说话,你们看不起我!”

“魏琛那样你不知道?你和他聊天能占到便宜?”

“那你还说我是处男!”

“你不是?”

“卧槽!”孙翔脸色僵硬,“我是不是关你屁啊,碍到你了吗?!!!”去他的莫名其妙的羞耻感,事关男人尊严问题,孙翔很是霸道的理论。

“到也没碍到什么,只是看起来太蠢了而已。”

“操你妈啊!”

“别操别操,这年头处男很少见,继续保持。”

“⋯⋯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

孙翔倒抽一口凉气,说垃圾话他又说不过叶修只能自己把怨气憋回丹田当屁放掉。

只是这时叶修好死不死懒散的嗓音却再度响起来。

“明天的比赛加油。”

“⋯⋯当,当然会啊。”

“别想太多,你很棒。”

“切,还用你说,叽叽歪歪。”

孙翔想着他的隐形眼镜一定是过期的,因为叶修刚刚笑起来的表情实在是太太太太辣眼睛了。

叶修对孙翔交代了几句比赛注意事项,孙翔才转身往嘉世方向走。

送走孙翔和肖时钦,叶修靠着网吧的外墙,银色的打火机贴近唇边,“叮”的一声擦出火花点燃了叼着的烟,露出满足的表情。

魏琛从网吧里走出来,用看走狗的眼神盯住叶修,放着垃圾话。

“啧啧啧,二翔怎么就放心把花交给你,不会是定情信物吧?”

谁不知道孙翔特宝贝这东西。

“你猜?”

叶修抽着烟,舒眉浅笑,无赖的回应魏琛。

“恭喜你啊脱团狗,真为你感到高兴”

“傻逼。”

“没紧张,人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不用在意。”

“傻逼。”

“唉,老夫当年也这样捧着菊花去追喜欢的姑娘就好了。”

“傻逼。”

“我说你能换个词吗?”

“⋯⋯猪头。”

“啥?”



两天之后,嘉世对三零一的比赛结束,成绩勉勉强强,嘉世的队员没做过多停留赶回了h市进行赛后复盘顺带分析下次比赛的对手。孙翔也一直没抽出时间通知叶修过去找他。

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孙翔一大早却躲在宿舍里似乎在专心研究着什么。

下午时分天气闷热的厉害,孙翔呈大字躺在宿舍床上,身下是柔软的棉絮垫,空调的数值调到25嗡嗡嗡运转着无情般嘲笑他的粗心。孙翔张着嘴巴呼着热气,眼神呆滞。

妈蛋,今天早上果然不该好奇上网搜小黄文看的。

孙翔走进卫生间,泄愤的搓洗那条内裤,一边拼命催眠自己,没什么大不了嘛!在他这样的年纪都会有这样的经历一点儿也不奇怪!梦遗而已!男人总是有这么一两次纯属正常反应的!

可是谁能告诉他只是睡个中午觉而已,梦里的内容到底是个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

叶大boss也不知从哪位肖姓人士那打听到了孙翔今天特别闲,于是抬着盆栽,神清气爽的和一群如同活见鬼的嘉世队员打完招呼就绕到孙翔的宿舍,敲门,孙翔从卫生间钻出来开门,正好拿着那条刚洗好的裤衩打算用衣架撑好。

这⋯⋯他妈有点尴尬啊,老子才刚把内裤洗好,叶修就出现,跟他玩心有灵犀么?

叶修进屋放下花盆,看了看孙翔手里的内裤,又看了看阳台上还晒着的另一条。

一脸若有所思,“双杀?厉害厉害。”

“什么东西。”

“很辛苦吧,身体还好吗?”叶修特意强调了身体两个字。

孙翔这次秒懂,尴尬的声音都变了,“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是说不是我所想的只是单纯在洗衣服吗?”

“靠!叶修,把花送来你现在就可以走了,立刻!”

叶修却装作很苦恼的样子,“太无情了,我可是帮你照顾了它很多天。”

“咔嚓”一把利刃正中孙翔的小良心,他抬头望天花板,说的很没底气,“谢谢谢谢谢可以了吧。”

“真乖~”

孙翔顿时鸡皮疙瘩层层叠叠,“你妹的别膈应我。”

“我这不是在夸你吗。”

“⋯⋯滚!!!!”

滚,呃不是,走出嘉世大楼,叶修回头望向晒在阳台的两条新鲜内裤。

一条快要干了,另一条还滴着水,带着主人大力拧出的衣褶就仿佛带着绝望。

噗嗤⋯⋯太搞笑了。

叶修双手插着裤兜,心情格外美丽,他勾勾嘴角心里寻思着要不今天的晚饭不吃盒饭改吃点家常菜,然后顺便让老板娘煲点汤再给孙翔送去。

核桃仁猪腰汤。

核桃,补脑。

猪腰,补肾。

[doge][doge][doge]






end

评论(11)
热度(182)
© 不要挑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