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翔】孙翔长的不是智齿是爱情


向@蓬莱何处致敬,码字的动力源,我还是设定成年了23333。

一个老梗,ooc预警。






孙翔好像长智齿了。

为什么要说好像。

因为孙翔正在承受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冷静睿智(?)……都说长智齿是智慧到来的象征,然而孙翔却长了一颗智齿。

前几天长的,牙还没冒尖儿,包在娇嫩的牙肉里,用手可以摸到一个小小的小包。

孙翔听说长智齿巨疼,不敢说话不敢嚼东西连睡觉都不敢侧睡,不过他用舌头抵了抵,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疼嘛,于是决定随他,孙翔脑子里回忆了一下以前长牙的时候然而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算了算了不就是一颗牙齿,小时候没长过哦。

陶老板为了促进队员之间相处和谐,特意安排了个日子带嘉世的选手们出门搓一顿,一来算是为孙翔开欢迎会,而来是为了给孙翔补过生日party,毕竟孙翔转会来那会正好12月2号。

一桌子的大鱼大肉,孙翔还没吃看着就觉得牙疼,于是随便扒了几口饭便胡乱找了个理由自己独个回来了,也没管他们接下来还有什么K歌的计划。

孙翔心不在焉的向目的地走去。

不太熟悉的街道,不太熟悉的嘉世大楼。

不太熟悉的商业街上的网吧门口好像还有一个不太和谐的身影。

“叶,叶叶叶。”孙翔还没走到兴欣门口便开始大喊起来。

这个一脸肾虚缩着身子抽烟的混蛋不是叶秋还会是谁,他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一直在暗中偷窥翔哥我然后找机会夺回账号卡的?孙翔理所应当的认为。

而这边,叶修抽着烟也发现了孙翔,在对方一脸便秘的表情中赶紧掐了烟跑上来捂住孙翔的嘴,孙翔被叶修搞得莫名其妙,拼命挣扎,两人撕扭在一起怎么看怎么像个绑架现场。

“嗷,疼,叶秋放手。”

“嘘,别暴露啊你这个蠢蛋。”

孙翔一听似乎也注意到了街上的行人都好奇的看着他两,虽说现在大晚上人不算太多,不过职业选手们平时也警惕惯了立马躲到一个人少的地方。

“你怎么会在这里!!!。”孙翔惊呼他不是退役回老家了吗,又抬手揉了揉刚刚被叶修捏着的脸,嘁,怎么就突然疼起来了。

于是叶修也没打算瞒着,向孙翔解释了这几个月一直在兴欣当网管的事。

“你果然一直在暗中偷窥我。”

“呵呵,想太多了少年。”

“我是不会把一叶之秋还给你的!”

“……”

和这个狂气的小鬼说什么都是废话。

叶修没空继续理孙翔,他还得回去值夜班,被老板娘发现不见了又要被唠叨。他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发现不太对劲——那小鬼怎么没跟上来。

叶修回头,孙翔整个人颓废的蹲在地上,左手杵着腮帮子,正吃力的想要站起来,怎奈心有余而力不足。

“喂——”叶修折回来,弯下腰看着孙翔,“你在干嘛?”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叶修只听见孙翔小声的在抽着气。

“没事吧?”

“叶秋,我,我牙疼……”

叶修扶着紧紧抓住他裤腿的孙翔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他哪知道还有这样一出,牙疼?大半夜的去哪给孙翔找医院。只好扶着孙翔回到嘉世,按照记忆中从医药包里翻出点芬必得。

叶修靠在墙上看着坐在沙发里的孙翔,颇有一种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势喝着药,嘟着嘴皱着眉头的样子和之前见过的他完全是两个人。

这个年纪还是撒点娇比较可爱。

……

“对了,孙翔我在网吧的事你别告诉别人,然后不要叫我叶秋的名字。”

“那要叫你什么。”

孙翔不明所以,退役难不成还要隐姓埋名?

“叫我叶修。”

“哦。”孙翔无所谓的哦了一声,又想起什么,“那作为交换,你也不可以把今天翔哥我牙疼的事说出去。”

说话的人底气有些不足,叶修抬头,对方羞红的脸和乌亮的眼睛相得益彰。

“我俩的秘密?”

“嗯。”

“记得去看医生。”

“啰嗦。”

……





第二天天刚亮,叶修被老板娘毫不客气的从床上拖起来称有人找,叶修一直犯困,毕竟他一个小时前才睡。不过走到网吧门口看到前来拜访的人后叶修觉得还不如不睡都出现幻觉了。

拜访者穿着黑夹克,戴着墨镜,burberry的围巾挡住半张脸。

得亏叶修能从1米8几的身高和体型认出来。

“你过来干什么,怎么穿成这幅样子?”

“这不是担心暴露吗你这个蠢!蛋!”

说话的人还把墨镜拔到鼻尖,露出一双眼睛挑衅的看着叶修。

“我说孙翔你怎么这么二,大阴天你戴着个墨镜来网吧,别说暴露了,别人不围着你看来看去就不错了。”

“哼~人帅,随便看。”

孙翔就这么臭屁上了,也没觉得哪里不对,不过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叶修哒拉着拖鞋便转身回去。

叶修不想鸟他,太自恋惹。

“喂喂喂,你这人怎么就走了。”孙翔他话还没跟叶修说完诶。

叶修无奈转身,“那么孙翔大大到底有什么事。”

“……额,呃我来网吧当然是来打荣耀。”

“哎呀,那孙翔小朋友你来错地方了,网吧未成年不让进。”

叶修摊手,打算把孙翔打发走了继续回去补眠,还没等自己走开,孙翔急了。

“叶修!我18了我成年了,你才未成年,你全家都未成年!”

“喔对对对你看哥这脑子,你生日那天还真是永生难忘,哎……哥走了哥还把一叶之秋当生日礼物送给你。”

“叶修,什么生日礼物,那是你送的吗,那本来就是我应得的。”

“呵呵。”

叶修无语,果然这小鬼还是狂气的很。

不过看着孙翔在一旁古里古怪的样子叶修也猜出个七八分来,孙翔脾气倔又高傲,大概是不想欠自己人情。

只是叶修不想点破,打算等他自己开口,逗逗他倒是挺有趣的,“所以你是来玩游戏的?”

“骗你不成?”

“可看你这架势像是打算来打架的。”

这回换孙翔语塞了,毕竟他,嗯,大概,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微微的,不太好意思。只不过平日里被队里宠的嚣张惯了,不习惯沉下气跟谁道谢,于是他插着裤兜,和叶修面对面就这么在原地硬生生憋了几分钟,风吹着有点冷,最后孙翔才欲盖弥彰的嚷道:“我就是来和你pk的。”

“我的小祖宗,我的账号卡在你那,我拿什么和你pk?”

“我这有其他账号卡,jjc,开修正,我赢了我就请你吃饭当做感谢你。”说完孙翔觉得有点矫情于是又开口,“……的手残。”

“那还真是委屈你了,”叶修突然很想笑,不过没有戏谑的成分,他只是觉得这样的孙翔似乎更真实更鲜活,“不过我也有要求,万一你输了的话听我的安排。”

……

孙翔跟着叶修上了二楼的禁烟区,拿出一叶之秋,叶修也掏出君莫笑的账号卡,孙翔瘪瘪嘴,看着君莫笑的装备一身蓝装蓝的比天空还蓝他觉得这样欺负叶修不太好……

然鹅他被结果狠狠的打脸。

三局的比赛孙翔只在第一局叶修使出战斗法师的低级招数时险胜,二,三局君莫笑的招数变化多端,手里诡异的兵器更是打的孙翔措手不及。不过比起失败孙翔更在意君莫笑这个账号卡,叶修回了他一句还没转型就不再多说任何了。

马丹,叶修私藏秘密武器。

不过愿赌服输,pk过后,孙翔盯着叶修看了一眼,叶修敲着桌面朝他微微一笑,不愧是被称为荣耀教科书的大boss,孙翔瞬间觉得那微笑下有一种无形的压力,不过孙翔没做过什么亏心事,于是大大方方摊手,“说吧,你要我做什么。”

叶修噗嗤一声笑出来,太好玩了,孙翔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一会沉着脸像别人欠他百八十万的,一会又垂头丧气一脸不开心,叶修憋笑憋的有点辛苦。

“那就唱首歌吧。”

原本叶修计划让小鬼出丑,不过叶修也摸不太清孙翔的性子担心不小心给惹毛了,而且后者的小嫩桑听着倒是挺舒服的,心想着唱歌应该不赖。

“就这么简单?说唱就唱,翔哥我可是练过的。”说着孙翔还扯了扯毛衣领子,有模有样的咳了几声,“听好了……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卧槽卧槽,疼……”

“……牙疼?”

“唔,嗯。”

“你生孩子吗,还带阵痛的。”

“叶修你妹啊,嗷——”

宝宝牙疼你还有心情跟宝宝开玩笑!!

不得不说攻击型的选手防御力真是辣鸡(辣鸡,呸),大概又疼又急,平时散发着翔哥天下第一气场的孙翔此时歪着头僵硬的靠在电脑椅里,一动也不动,抿着嘴瞪着叶修,眼睛红了一圈看样子快要哭出来了。

占着牙好身体就好的优势叶修站起来走进孙翔,冰凉的手指突然就捏住了后者的下巴,“张嘴。”

傻逼才反抗,孙翔蹙着眉张开嘴巴,叶修仔仔细细看了一遍,“长尽头牙啊?不想疼太久的话得拔了才行。”

拔……拔牙?

nononononono!

孙翔突然就挣扎起来,手脚并用攻击叶修,只是可能因为叶修靠的太近而且摁着他肩膀,孙翔长手长脚被压制动作说不出的别扭顾虑,叶修不确定,他只觉得这样的孙翔又笨拙又有趣。

“不拔?现在就这么疼等到牙齿长出牙肉你受得了吗?”

翔哥天不怕地不怕可是他就是怕拔牙,医用钻钻进牙齿里的感觉不要太糟糕。

孙翔像颗焉掉的小白菜,“那可以麻醉吗?”

“你这个要开刀,不麻醉怎么行?”

“……”

“……”

“叶修!你滚,我不拔了不拔。”

“别激动,心态最重要”叶修看着孙翔咬紧下唇几乎像是害怕的神情也有点不忍心,不过这小鬼也会有这样的表情,叶修觉得他好像看到什么奇异景色,“我帮你预约我认识的一个牙医,明天带你过去。”



和叶修又扯了几句后,孙翔赶在嘉世的早训之前回去了。一整天的训练年轻的小斗神完全心不在焉,倒不是紧张明天要去医院,而是因为叶修突然对自己那么好莫名有点方,自己明明一来就抢走了他的位子。

啊,好烦,牙齿好疼,消炎药不管用。




翌日,孙翔向经理请半天假,一大早赶到之前约定的地方。

“等一下,在进诊所之前你能满足我一个小小小小的心愿吗?”说着孙翔还伸出小指头比出一丢丢的样子。

叶修漫不经心的吐着烟,“你想要做些什么。”心想孙翔怎么这么幼稚。

“我想吃甜甜圈。”孙翔的语气里透着点兴奋。

“你现在只能吃流食,而且未来一个星期也要这样,回去让食堂的营养师帮你搭配。”

“那我就吃可丽饼,我只吃奶油,挤着吃。”

叶修抖了抖手中的烟,“这个也不行。”

孙翔黑着脸,“布丁?”

“……”

“为什么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明明只是一个小小小小的心愿!!!”

“小姑娘似的老爱吃些甜的牙齿才会疼,你不是c市人吗,怎么不见你爱吃辣。”

“那就买一串烤鱿鱼。”

[围笑]



叶修严肃起来还是蛮吓人的,孙翔乖乖闭上嘴巴跟在后面。

在他的印象里牙科医院那样的地方简直就是地狱,他看到工具就腿软,鬼知道孙翔从小被老妈掐着脖子到诊所里拔虫牙,就像砧板上的鱼肉任凭牙钳啊,钻针啊在自己嘴巴里戳来戳去戳来戳去。

难过委屈伐开心!

医院很快就到。

设备很齐全,他后悔了。

直到躺到手术椅上的那一分钟孙翔还在试图挽救自己的命运,孙翔一直用眼神向叶修求助,我其实牙口很好的吃嘛嘛香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

如果叶修能理会孙翔的脑电波,那叶修就不叫叶修了。

“孙翔大大你腿毛挺少嘛。”

“叶修你有病啊你拨我裤腿干什么?”

叶修勾起嘴角,说的一脸轻松,“就是想转移你的注意力呀,打麻药啦。”

“啊?叶修你说什——呕呕呕呕,哎哟轻点,鳖掐鹅嘴!”

医生给孙翔打了一针麻药,然后又把他凉在一边数星星。过了一会,牙医拿着手术刀走进。

叶修看了医生手里一眼眉毛抖了抖,又转过头来和孙翔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孙翔,甜甜圈你喜欢空心的还是实心的?”

干嘛要突然和我说这个,不过说到吃的,翔哥我当然——

“鹅当然洗欢实——!”哔哔哔哔哔哔哔。

总之过程很血腥,结局很完美。

孙翔小心翼翼的把医生吧下来的智齿用小袋子装好,小小的一颗丑不拉几的,就是这玩意害他翔哥这两天脸都丢光了!

把东西收进衣兜里,孙翔又张开嘴巴,像金鱼一样大口大口吸气吐气。

叶修默默在一旁看着孙翔。

“牙还疼不疼?”

“不疼。”

“会觉得不习惯吗?”

“空空的,想它。”

“你还想再长一颗?”

“滚滚滚滚滚。”

“呵呵~想不想吃东西?”

“嗯……嘴巴里怪怪的,暂时不想。”

“那我可以亲你嘴吗?”























“……咦!!!卧槽叶修你是基佬?变态!”






end,

一直在纠结转会时间、全明星时间,结果就写了一个小段子,之前讨论的那些好像意义都不大(斜眼

评论(27)
热度(237)
© 不要挑食 / Powered by LOFTER